快捷搜索:  创业 手机 发明 自己 坏人 华人 疯狂
好葡萄,赛珍珠

品质+营销,看吴小平葡萄是如何火起来的?

全程有机种植

wu1.jpg


吴小平在“刨地”

吴小平最喜欢干的事情大概就是“刨地”了。

我跟他一起两个多小时,转了他在重庆迎龙和南川两个基地,他就在葡萄园里刨了七八回地,演示他家的土壤有多疏松。最夸张的是在南川基地,他直接用自己的右手在葡萄架下刨洞,直到把自己整个胳膊没在土中。

“你到底施了多少有机肥?”我惊诧地问道。能把土壤改造到如此的境界,我确实是第一次见到。

“这12亩地差不多用了1000吨有机肥,包括牛粪发酵的沼渣、食用菌的菌包,还有草炭。”他站在畦面,比划着头顶和平棚架的距离跟我说:“以前我的高度是刚好与平棚架相平的,现在整整高出了一个脑袋,这高出来的30厘米就是硬生生地用有机肥堆起来的。”

wu2.jpg


原土与改良后土壤的比较


“你看,我的土就像基质栽培的土一样,黑的,跟原来的土完全不一样了。”他从松软的土壤中挑出一小块黄褐色的土壤说,“这就是原来的土壤,很硬的。”除了色泽和容重上的差异,土壤中还增加了很多被誉为“生物犁”的软体动物——蚯蚓,差不多每一把土里都能找到它们的踪影。

“你看,这个是中国农学会葡萄分会刘俊会长去年春天给我测的土壤数据。”吴小平洗了手之后,又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翻出一张记载着数据的图片给我看,“这是原来全国葡萄土壤改良做得最好的饶阳刘冲家的数据,土壤有机质含量是2.17%,我南川基地的有机质含量是8.84%,迎龙基地的有机质含量是9.87%,最低的是4.73%……”

“你的土壤有机质含量已经超过日本了。”这组数据已经完全超出了我大脑中储存的数据范围。

“日本最高也就5%~6%,我这个基本能超过他。”吴小平自豪地说。


wu3.jpg

土壤中的蚯蚓


“有必要用这么多有机肥吗?”其实我还担心这么多有机肥会不会对土壤造成副作用。

“刘俊也这么问过我,他说我是在搞‘腐败’,有必要用这么多吗?我说我是搞着好玩的,反正沼渣和菌包都是现成的,很便宜,倒是人工费比较贵。”

“这样改造一亩地需要多少成本?”我继续问道。

“新建园的话一亩地改土需要四五万元,所以刘俊也说我这个没有推广性,怎么推广啊!我是这几年卖葡萄也挣了些钱,就当做回馈土地么。只要能把葡萄搞得好吃,就行了。”吴小平轻描淡写地说。

吴小平种葡萄原来也不是这么“豪”的。1998年建的第一个葡萄园,100多亩面积,到2001年就把老底赔光了,合伙人跑了,还欠下银行160万元。

“到2003年我已经彻底垮了。当时就遇到两位贵人,一位让银行暂缓了我的还款,另一位就是我的师傅——单传伦,他教了种葡萄的理念。”


wu4.jpg

吴小平葡萄迎龙基地的大门

单传伦是上海马陆葡萄的带路人,创办了上海葡萄的标杆企业——马陆葡萄主题公园,在精品生产和销售模式创新方面对当时国内葡萄产业的发展都起到引领作用。

“单老师当时教了你什么?”我问吴小平。

“他没教技术,真正的好老师是不讲技术的,他如果把你的技术框框设限了,你就完了。他就跟我讲如何做人,讲种植理念。最后讲一句话,你把葡萄的风味做好。”

“你就把‘风味’两个字记到现在。”在与吴小平交谈的过程中,“风味”是他表达葡萄品质的关键词。

“对,先改土,把产量降下来,把风味提上去,就这样慢慢地把品质做起来了。”吴小平说。


wu5.jpg

吴小平用来改土的铲锹


2004年,吴小平把刚卖了一个星期葡萄得到的7000元在高速公路上做了一块广告:吴小平葡萄熟了,吃葡萄不要钱。“在中国,在高速公路上做葡萄广告,我是第一人。”他得意地说。

“真的不要钱?”我呛了他一句。

“吃不要钱,敞开肚子吃;带走肯定要钱的。”

“是品尝不要钱。哈!哈!”我笑了,因为前面我误读了他的意思。

“不叫品尝,你随便吃。”吴小平乐呵呵地说:“那一年我生意好得不得了,排队排了好多人!”

“这个广告做了之后就火了。”我赞叹道。往后数年,吴小平不断增加户外大型广告的投入,最多一年投入40~50万元,直到近几年转向微信营销,才减少了户外的广告投入。

wu6.jpg


吴小平和他的“阳光玫瑰”

“之后就每年涨价,头一年卖1元钱一斤都卖不掉,第二年就是5元一斤了,第三年10元钱一斤,然后15、20、25、30元就涨起来了……卖到最后人家为了买葡萄打架,挨着排队,后面的人买不到,就这样。2008~2013年最好的时候一天能卖50万元,现金。”

“那葡萄的品质变了吗?”我问这个问题的目的是想衡量一下品质与营销所起的作用哪个更大。

“肯定变了,就是单老师说的理念:多施有机肥,把地做好,让葡萄的风味好一点。”

wu7.jpg

吴小平产自西昌基地的“阳光玫瑰”

“这个时候你觉得自己的葡萄在当地是最好的吗?”

“就风味来说应该是最好的。”吴小平说:“反正我没有吃到过比我的葡萄更好吃的,除了我老师的葡萄之外。很多重庆人只认我的葡萄,我的葡萄结束后他们就不吃葡萄了。”

在重庆,你喊出“吴小平”三个字,就会有人接上“葡萄”。

“这个是噱头多还是实际内容多?”我指着销售点价目表上的“草炭”两字问道。在他的价目表上,凡是前面冠以“草炭”两字的价格都贵10元一斤。

用草炭种葡萄也是吴小平的创意。我第一次听过“吴小平”葡萄的时候,就带着“草炭”葡萄的概念。如今,在重庆也有不少葡萄园跟着打出“草炭葡萄”的招牌,当然,草炭的用量与吴小平没得比,他在“阳光玫瑰”上的用量是每亩50~60立方,光这笔成本就需要2~3万。


wu8.jpg

吴小平葡萄价目表

“实际内容,没有噱头。”吴小平说,“这也是我受东北大米这么好吃启发的,草炭就是东北腐殖土,有机质含量高么。”

“打个比方,你的葡萄风味好,是沼渣和菌包起的作用大,还是草炭起的作用大?”我追问道。

“都一样,都有效果,草炭最好。实际上我用的有机肥是多元化的。”吴小平说。

wu9.jpg

正在拍照准备发微信的吴小平

草炭可能并不重要,但是,“品质”的内容加上“营销”的噱头,才造就了“吴小平”葡萄。

这也是做出一个好果园的不二法则。



自然成熟风味更佳

您可以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 上海农村越来越有趣了,年轻人返乡创业,用豆子作画进上海两会还受海外追捧
  • 这是我见过最靓丽的指状葡萄,集美貌与口感于一身
  • 品质+营销,看吴小平葡萄是如何火起来的?
  • 品种的烦恼:妮娜公主和阳光玫瑰该如何抉择?
  • 198元一串的葡萄,最后便宜了谁?
  • 赛珍珠葡萄热线18621791688
    马陆葡萄农户直销(前100名加微信*8折优惠)
    马陆葡萄农户微信:  maluputaoyuan (←长按复制)